從花蓮橫貫中央山脈至南投,原本十四天的活動,聽說九天亦可走完行程,幾年不曾造訪此線,倒想要看看目前路況是否真的變好。在瑞穗吃過紮實可口的早餐,搭車至林道10.5K,即見大石擋道,大家整裝起步,倒是一路平緩好走。瑞穗林道後段狀況變差,沿途植被密集,行至28K處的水泥屋,在霧雨籠罩之下,隊友已經沒有鬥志,決定在此過夜。工寮共有二房,各可住五人,本隊五人則把二房全包了下來。

五月南三段的紅毛杜鵑花況

隔天來到先前住過的32K工寮,算算水泥屋共三間,僅一間有破床,屋況並不好。前行天空晴朗,可見主稜群山,直逼眼前是馬博橫稜,包括馬利加南山以東的峰巒。及至林道終點34K,這裡有活水源,營地可搭四頂帳篷,當然,我們僅在此休息和取水。

五月下旬天氣轉為濕熱,眾人行於林道,總是提心吊膽,因為螞蟥隨時可能上身,就我來說,前後從鞋子和身上共抓了三十幾隻。相較之下,秋季以後天乾物燥,即不見螞蟥蹤影,卻可能碰上虎頭蜂,所以只能說:每個季節各有好壞。

太平溪東源

進入山徑,大致沿著等高線前行,前段崎嶇難走,必須注意踏點。後段通過所謂鐵線斷崖,由於前一年有人在此墜落,我們走得非常小心。過了國勝工寮叉路口,隨即下溪,接連涉過太平溪東源和西源,溪畔皆有理想的營地。領隊指示推到乾溝營地,我們只好倖然離開美麗的溪流,開始陡上苦攀。後來接上山腰路,依然起伏不斷,看到領隊下至一條山溝,隨即傳來呼喊,表示已經到了休息地。山坳乾溝旁新闢了幾處空地,駐紮十幾人沒有問題,天色將暗,大家都忙著安頓下來,僅領隊一人去拿水,來回花了15分鐘左右。

紅毛杜鵑花叢配上遠方的丹大山

隔天早晨陽光美好,從林中仰望,高處一片金黃耀眼,待到出發之際,陽光已經照到營地。上行勢陡,而路旁頗多紅毛杜鵑開花,讓人不覺疲累。往太平溪源途中,山腰路出現幾處肩狀地形,附近紅毛杜鵑群落極大,而此時正是開花季節,近處花叢配上遠方斜光下的丹大山,正是拍照的理想條件。一至太平溪谷,即可溯流而上,這次走上溪畔小徑,反而感覺路況有點混亂。其實,太平溪源營地相當開闊,行經此地絕不會錯過。

太平溪源營地

吃過熱食,隊友輕裝前往丹大山,我則把裝備攤開曬太陽,約四小時的空檔讓我過得悠閒。從隊友口中得知,丹大山開滿紅毛杜鵑,而我們重裝往內嶺爾山前進時,也見到滿山遍野的紅毛杜鵑,途中不斷發出驚嘆之聲。推估五月上旬和中旬滿山皆紅,在馬路巴拉讓山以西花況達到最高峰,過了馬路巴拉讓西峰,即不見盛大花況。

丹大山途中的花況


從馬路巴拉讓山回望丹大山

攀登義西請馬至山,重裝連番陡上,非常費力,還好我們先在一處林中平台吃了午餐,往後爬坡感覺體力充足。在頂處拍照留念,一收起相機,天空即開始飄雨。霧重雨濕氣壓低,行於斷崖之旁,山徑起伏不已,心知此區即為聞名的斷稜。斷稜亦多杜鵑,大多是鐵杉林中的森氏杜鵑,此時花雖不少,主要花期應是四月底。走過二段略險的崩地,再升降幾次之後,陡攀直上稜線最高處的裡門山。山頂風大又濕冷,隊友想拍登頂照留念,我卻腳步不停,直奔丹大溪源的營地。

山頂全隊合照

溪畔營地品質極棒,只怕缺乏空閒時間或天候不佳,若能循溪而行,探訪幽境,可讓人見識此地山水之美。可惜,這次天氣相當惡劣,因雨額外停留一天,依然無法外出賞景拍照。倒是領隊閒不住,數度穿著雨衣出巡,揀了幾支鹿角回到營地,似有使用不盡的精力。




從溪畔營地上行,眼前為連綿的草原坡地,凹處幾池水窪點綴,山景柔美,可惜天候陰濕,相機早已收至背包裡面。行至高處停步,眺望花東縱谷和海岸山脈,些微陽光從鐵灰雲層下方透出。望崖山在山徑轉折處,位於大斷崖之上,前行途中回望,確是名符其實。天南可蘭山須從山徑右上登頂,頂處展望良好,而附近坡地此時有大片森氏杜鵑開放,估算最佳花期是五月上旬。縱觀此區杜鵑,從天南可蘭山到東郡大山,森氏杜鵑和玉山杜鵑大幅分布,每年盛況可期,但登山者難以見到花開榮景,主要是路途遙遠而且適逢梅雨肆虐。


從可樂可樂安山以至郡東山,稜上外觀為連續草原,南側卻是猙獰的馬戛英索溪源大崩地。走過郡東山的波狀草原,下山之路坡度很大,雨天尤其難走。至低鞍﹝連續二處﹞,循著乾溝往北下行五分鐘取水,準備帶水到東郡北鞍營地。

繼續沿稜而行,一再埋首爬坡,終於在東郡大山之前轉至山腰路,隨即來到淺凹谷上的營地。天空開始落雨,利用短暫空檔搭妥帳篷,入夜雨停,風勢卻轉強,帳篷搖晃厲害,心裡有點擔心,所幸後來證明,這僅是山頂天候的常態。

行進間餓了採摘箭筍充當點心

早晨隊友在濃霧中前往東巒大山(我在營休息),近午拔營順稜下行,推進至櫧山之前的草原窪地,我們來到絕美之境,卻仍陷於無盡的雲霧裡。大家經歷多個雨天,一進帳篷,很快換好衣褲,並打理一切所需,算是駕輕就熟了。營地位在草原凹谷,中央是一個淺淺的水池,水邊一具水鹿屍骸,判斷是原住民獵食之後的殘留。



櫧山之下

晨登櫧山,太陽總算露臉,但拍照條件並不算好,索性四處搜尋,前後在三處找到七隻水鹿角,印證了友人口中此山的名聲。雲起而仍天晴,在山頂消磨美好時光,曬乾衣褲和帳篷,並拍了許多紀念照。及至無雙第一峰(東峰),又是霧籠四野的天氣,經過最高的第二峰時,大伙幾乎都未停步。過無雙山基點(第三峰),此去連番陡降,前段分布著紅毛杜鵑與高山櫟,後段大致為二葉松和南燭的世界,有些路段痕跡不太明顯,只能設法一直跟隨路條前進。

晨登櫧山極目四望


隊友在無雙第一峰上煮食午餐


在無雙基點展示此行的戰利品

最後水源屬於濁水溪系,溪流切割大岩塊,水道渾然天成,美景令人讚嘆。攜水來到營地,以為此後可以好好休息,不料,竟被亞力士營地打敗;主要是長途跋涉之後,劈材費力而升火不成,加上被蚊蟲叮咬,又缺乏熱飲,終於攤倒在帳篷裡無法進食。

松林中連番陡降

往無雙部落前進,沿途崩地頗多,路況極不穩定,費了很大力氣,才來到部落遺址。無雙部落的景觀意外開闊,不見先前令人生畏的高大芒草,倒是毛地黃等野花盛開,石屋遺跡四周群山環繞,看起來確為靈秀之地。眾人穿越部落遺址,在舊時無雙駐在所正門休息,摘採昭和草煮麵,吹著涼爽的山風。廣場上梅樹結實累累,此時果子將熟,正好採當餐後點心。

無雙部落遺址


我們在舊時無雙駐在所門前

過了無雙吊橋,從烏瓦拉鼻溪分段陡上,來到一片林隙空地,此時大群毛地黃開花,在霧中呈現令人摒息的美景。穿越一處平緩的森林營地,接著攀登最後一段陡坡,我因拍花而落後隊友,必須加把勁追趕。一上林道即見毛地黃到處開花,這山區的盛豔景觀非同小可,但目前已與外界隔離,因為不遠處林道形成了大崩地。上至林道,以為從此天下太平,卻發現林道難纏,高繞相當費力而危險,連帶水源也崩失了。近晚時分,一群人狼狽抵達工寮,發現屋況極差,只能繼續搭起帳篷過夜。

林隙空地的大群毛地黃


一上林道即見毛地黃到處開花

最後一天竟在毛地黃的花叢裡穿行,而且眼前出現熟悉的山巒,包括較近的馬博拉斯山、八通關山、卓社大山,還有遠處的雪山。不過,從林道43K到32K,幾乎全是上坡路段,若無心理準備,下山途中恐會失去耐性。

從郡大林道眺望卓社大山

梅雨季進行長程活動,天氣多雨本在意料之中,丹大橫斷難得成行,花季的拍照機會更是少有,我願付出較大賭注,至於結果如何,就不是自己可以決定的。行前預料應有空檔可以取景,雖然天候不如人意,我也算盡了全力。玉山杜鵑是這次設定的拍攝目標,實際造訪山區,卻被紅毛與森氏杜鵑的花況所驚,正是天意難以預測。

丹大橫斷的相簿網址
http://www.pixnet.net/album/brucyo/13850329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rucyo 的頭像
brucyo

巨木七里香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