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生活的歷程 (1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12546163_522972657880081_250905615_o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的減重過程屬於漸進式,最早的目標只是80公斤以下,開始規律騎車後,目標變成75,進入車隊後體重72,暗自希望減到70以下。70以下也不難達成,2016年起,體重大致維持在67~69公斤。今年,決定一舉降至爬坡型選手的體重(62.9),雖然難以達成,累積不少經驗之後,總算有點進展。

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二月底體重減至64公斤,三月比賽時回到66,此後又降了2公斤多,心想,往後63公斤的體重會水到渠成,結果只是曇花一現。這樣歷經六期減重階段,我還是未能達到爬坡型選手的體重。

        從晚春入夏之後,全力準備六月和七月各一場比賽,訓練時常拉強度,天氣又非常炎熱,無法進行減重,體重大致維持65上下。八月排定為過渡期,重點擺在重訓和減重二件事,我喜歡把事情單純化。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 身為一個好動的人,如果可以正常健身的話,身體必定不像當前這麼笨重。無奈,傷病中一切不便,只能日日拖著沈重的軀體;由於全身關節缺乏足夠的支撐力,坐臥起身都有困難,平時幾乎無法運動健身。

13833385_606082716235741_1136952271_o.jpg

        20111029放晴,首次把單車到戶外,在捷運機場附近車少的路段小騎,這輛單車和我一樣,好像暗室中的植物首次照到陽光。當時的我還站不太直,上半身臃腫鬆弛,雙腿肌肉嚴重萎縮由於全身關節經不起碰撞,騎雙避震登山車還是比較保險。

 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 雨中抵達花蓮,晚餐時碰到不少運動同好,有些人和我們一樣參加洄瀾三項,另一些人看似參加單車活動。比賽當天早上又再下雨,雨勢雖然不大,卻令人有點擔心。到了會場先交車,接著下潭試水溫;游了約二十公尺,有一種平靜熟悉的感覺,漸小的雨勢也令人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 一直很喜歡鯉魚潭這個場地,此處是我熟悉的環境,不但潭水適合游泳,單車路線具有挑戰性,跑步環湖路線也很優良。不過,這裡並非標準距離51.5公里,由於單車路線多了5公里,所以總合是56.5公里。比一般標準三項多十分鐘,及格時間是四小時整,男女選手一樣(這點我倒是無法茍同)。

13307346_1092894614103301_2193898660484513004_n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圖片來源:ZIV運動眼鏡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上網翻看這次比賽的照片,依然頗有臨場感覺,眾人一起活動互相競爭,除了趣味以外,似乎也充滿了能量的匯集與交流。回想這場比賽,經歷快慢起落悲喜過程,簡直像是一場夢。

這次其實是作陪性質,時程大幅超過我的復健進度,只能硬著頭皮上場。三項運動【註】裡,除了單車訓練量勉強足夠,其他跑步和游泳二項都還在重新起步階段。
10672278_794658247263042_2165654345967917381_n.jpg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在台南整骨之後,每次都變得異常虛弱,這讓我如臨大敵,必須全心全力休養,試著保留最大能量以維持復健狀態。在半年多的時間裡,一直按時整脊,接著盡量保護脊椎和關節在正確位置。後來證實,雖然師傅厲害,對我卻幫助不大;整脊次數過多,反讓脊椎變得不穩定,每晚睡一覺,頸椎或胸椎就會歪斜。

從自己的身體反應歸納出結論:整脊讓全身關節復位,但脊椎的關節一直無法穩定下來,反倒一段時間不去整脊時,骨架才慢慢變得穩固。時間很快過了半年多,我才得到一點經驗,再來就照此策略來進行復健。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早年翻山越嶺長途跋涉並習以為常,自覺強壯而堅不可摧,受傷之後,身體像是一排樓房接連崩倒。其實,體質衰敗已久,傷後健康問題才一一浮現,加上之後一連串治療不當,我的身體變得異常羸弱。

就像魔女失去法力,再也無法飛翔,我的關節缺乏支撐力,無法過正常生活,連爬個樓梯也顯得軟弱而難以施力。曾經力戰命運而存活下來,如今再次被徹底打倒,連掙扎的力道也顯得異常微弱。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一度以為不用寫這篇,然而,第四年了,依然無法確定身體可以好起來。可能,還會有第五年以後的的報告,因為身體狀況實在是起落不定,讓我完全沒有把握。

在身體筋骨最糟的時候,僅靠著物理治療,從谷底慢慢拉升,但治療了近二年,依然無法正常活動。後來逐漸明白了:筋骨問題不能只看表象,光是推拿無法治本,體質或身體狀況才是重點。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回顧
傷病折磨這麼久了,還能撐下去,可見我尚有登山人的韌性。臀部的壓迫感是恐怖的苦難,只消幾天就能讓人失去求生意志,我卻忍受了足足二年,不知如何能夠走過來,也不知還能承受多久。然而,老實說,沒有妻的鼎力支撐,我早已投入冥界,讓此身化為一堆白骨。

Against the wind the eagle flied vigorously as usual,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大老遠勤勞跑去推拿撥筋,發現師傅的功夫不錯,每週前往報到,但三個月以來,筋骨狀況起起落落。花了很長時間我才瞭解:時機正確與否,關係到後面的效果,好的醫療就是時機要正確,否則可能反成害處,但這一切必須自己判斷。

睡眠、飲食、體力、臟器健康等是本,推拿、撥筋、正骨、物理治療皆是標,長遠看清楚這點,才不會老是用錯方法出錯招。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傷病已經超過一年,身體狀況可說糟透了。先後跑了中醫診所、國術館、大醫院,發現各種治療皆無效果,骨骼檢查卻大致無異狀,倒是吃了很多西藥(消炎、止痛、肌肉鬆弛劑),身體狀況明顯變差。還曾接受傳統療法、能量醫學療法、中醫正骨整復,效果皆不佳。傷病一年以後,髖關節出現彈響現象,手腕扭傷一直未復原,肩、膝、踝等其他多處關節有異音,總結來看,全身筋骨關節已經明顯衰退和敗壞。

身體活力日漸降低,筋骨活動範圍越來越小,而我已經不知何處就醫。就在無技可施之際,榮總護士張小姐介紹我去物理治療所,地點就在北投地區,讓我不必大老遠奔波。每週報到1~2次,每次進行全套療程,包括徒手治療、超音波治療、電療等,加上一些復健動作。穩定的復健當然有所助益,至少讓我的狀況逐漸從谷底回升,雖然效果極為緩慢,有些問題也無法解決。這樣,物理治療進行了整整半年,對於身體是否能夠就此好起來,我依然見不到前景。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離開龍眼樹下,不到二個月即受傷,而且傷久成病,已經一年左右,健康還是沒有起色。目前全力治傷養病,卻有許多難解的問題,只能盡量注重飲食內容,每天吃藥調理並保持適量運動,夜裡試著克服睡眠障礙,定期就醫診治復健,並試著放鬆心情面對一切困境。

二十年來很少生病,相對地,對自身健康狀況逐漸缺乏警覺。一直過著四處奔波的生活,絕少靜下來思考,這樣,心態還來不及調整,人已入中年,待發覺對策失當,身體已經毀損嚴重。原來,我對自己的身體認識那麼貧乏,現有的健康知識完全無法應付,先後對傷病所採的策略方法幾乎全部錯誤。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(一)
陳理事長古道熱腸,給予極大的助益,主要讓我在宜蘭有了安身之處,從此可以安養傷病。來此第一天下午,他還帶我去認識附近的環境,也看了他的田地,說是月底鑑湖堂幾個水池復原之際,可把其中的水生植物移植過去。

感謝先前結緣,如今請託,不至於那麼唐突。那次李桑帶我去找「師丈」,說是一位心胸特別的人,為了宗氏社區長期奉獻付出良多。某月某日午後,大家在鑑湖堂散步之後,一起去滴水坊吃飯聊天,算是我與師丈的初識。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因腿傷到處看診,似乎缺乏有效的療法,雖有朋友熱心相助,依然幾乎毫無起色,最後恐怕只能靠自己。想起二十年前練過的太極氣功十八式,那本冊子早已不知流落何方,今天上網試圖找資料,竟然一下子就給我找到了。Jeff’s部落格上貼出那本冊子內頁的數位檔,雖然文字說明不太清楚(解晰度欠佳),還是盡力整理成Word檔,上午複習了前九式,練過之後感覺不錯。太極氣功極為緩和,依我的直覺,練了對我的傷有好處,只是不知程度如何。上網再找一下,發現不只文字資料,網路上還有二套示範影片,這樣我就不必傷腦筋,也不怕動作出錯。影片看了幾遍,發現我對文字果然有些誤解,甚至二十年前就練錯,儘管效果還是很棒。當天傍晚一邊看著電腦,順利練成全套,招式尚未全部記得,但實地練過幾天應該就無問題了。

太極氣功十八式
文字:http://blog.yam.com/jeffwu_yblog/article/9002865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輕裝漫步林蔭山道,腳底踩在泥土路面的枯枝落葉,熟悉的感覺逐漸回來,這趟往返約三公里,心裡感覺極為踏實。這竟是二個多月以來第一次走山路,這麼長時間未上高山,連郊山也不曾探訪,實在非比尋常。

回想起來,除了每個月例行的高山攝影活動以外,之前四、五月在菜園大肆挖土翻地,七月搬家每天操勞遷移重物,八月以後開始奮力騎腳踏車,加乘起來,腿部負擔確實過大。其實近一、二年,每當在高山上過夜,側睡時兩側髖關節附近就覺得有點疼痛,右手上臂也常麻麻的,已經有點徵兆。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(一)
心裡暗自算一算,已經超過十二年了,我在此立足與成長,從單純上班族變為自由撰述與攝影者,這裡留存著我一路走過的足跡。獨坐在門口石階上,不禁陷入無言的愁緒,這裡的空氣這麼熟悉,曾經發生的大小事件似乎歷歷在目。

隨著室內物品一一搬離,我的腳步逐漸變得沈重,心裡彷彿已被掏空。此屋與我的緣份已盡,倏然揮別久居的環境,我像是一棵被連根拔起的樹。盛夏時節遷至新居,午後但覺陽光毒辣,難以招架,回到舊屋巡行,龍眼樹下依然涼快安適,心裡頓時明白,以往受到的蔽蔭有多少!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(一)
從東部初返台北,還是住在麗水街附近,走過昔時居所,往日種種彷彿就在眼前。每次步行經過這裡,總不自覺伸長脖子,探視已往住過的日式平房,回想當時家居的靜謐與柔美氣息。然而,圍牆之內已經沒有歡笑聲,房子裡靜悄悄的,庭院的光線也顯得黯淡。躊躇半晌,踏著沈重腳步離去,心裡明白,這裡的大門將不再為我而開。


bruc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